全国咨询电话:400 8229 926
其他页首屏导航下通栏广告

走近电影剪辑师:用“剪刀”释放电影的灵魂

文章出处:发表时间:2015-05-23

 中国电影剪辑学会会长周新霞干了快四十年剪辑工作,在她看来,“电影就是镜头的组合,用镜头讲故事,谁掌握着电影镜头的组合逻辑呢?剪辑师掌握着。”剪辑师就像文字编辑一样,要拿镜头当单词使用,重新遣词造句,要有主题和叙事,而主题是电影的灵魂。台湾电影剪辑师廖庆松更是把剪辑和雕塑做过一个比较,他认为,雕塑是释放石头的灵魂,剪辑则是释放电影的灵魂,理解、提炼并把控电影的主题,再选择合适的素材进行叙事,可称之为是电影的灵魂之旅。

  从不受重视到变成“救星”

  虽然剪辑是电影制作流程中的核心一环,但长期不那么受业界重视。以前在电影圈,剪辑师都是师傅带徒弟,大家对剪辑就不太在意,觉得不是一个专业行当。周新霞师从中国电影剪辑大师傅正义,而傅正义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曾呼吁大中院校开设剪辑专业。2005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才终于开设剪辑专业,改变了过去师傅带徒弟的单一模式。

 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中国电影界的奖项眼花缭乱,但是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内地没有设立剪辑奖项,对剪辑师没有认可和激励。现在剪辑师的作用日益凸显,今年金鸡奖也恢复了剪辑奖这一奖项。“我们的剪辑师过去太弱势了,电影业不重视剪辑,其他行业就会挤对你。”中国电影剪辑学会副会长刘淼淼觉得中国电影整体水准上不去,跟剪辑师长期不被重视也有很大关系。

  孔劲蕾对此愤愤不平。她认为,大多数剪辑师在电影中的贡献和目前的地位不相匹配,只有很少的剪辑师被导演、制片方特别重视。“不是狭隘地从片酬上讲,更多的是他们是否重视你的那一份意见,他们有时会说某个演员的戏一定要保留,但实际上有损影片的效果。这就是一个很不健康的制片体系。”

  不过,随着中国电影走向工业化流程,导演中心制开始向制片人中心制过渡,剪辑师的地位也逐渐抬升,因为制片人心里很清楚每个人能给他干什么。杨红雨说,过去电影行业过于依赖导演,电影被认为是导演的作品,但现在制片方的权力越来越大,制作一部影片相当于生产一个商品,导演也变成中间一个环节,剪辑师也是一个环节,大家的工作地位差不多。制片方对剪辑师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,习惯找他们来修改影片。“现在全是制片人找我,前段时间有个片子存在两个故事情节上的死结,走不下去了,他们找到我,我说能帮你们把这两个死结打开。”周新霞笑言,制片人在电话里不停地说谢谢。

  但让剪辑师们哭笑不得的是,如今他们备受重视是因为电影门槛越来越低,谁都可以拍片子,拍出来的素材非常不专业,这反倒让剪辑师的作用增大了。老导演谢飞直言,两个小时的电影,拍出五个小时的素材,这说明导演、编剧不专业,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么多的素材,得靠剪辑后期来抢救。也正因如此,现在业内对剪辑高手有另一种称呼叫“抢救导演”,就是如果剧本写得不好,导演也拍得不好,后期得靠剪辑师来抢救,否则片子就没法看。

  相比中国电影剪辑师的行业地位,好莱坞的同行们要好得多。迪伦·提挈诺说,早期美国电影界也只会褒奖摄影比较棒,演员表演很出彩,没有充分意识到剪辑师的重要性。但后来发生了变化,有时剪辑师甚至比导演还重要。他举例,比如有一个好剧本、好演员、好场景,有时演员不需要做任何事情,剪辑师通过剪辑就能在银幕上充分表现演员的情感。美国还有全国电影剪辑协会,设立有专业剪辑奖,由剪辑同仁来评选。

 

  好剪辑师内心敏感而丰富

  现在的电影基本上是数字拍摄,素材比过去用胶片拍摄多了好几倍,如何选取最佳素材,就是考验剪辑师的第一关。刘淼淼说,有时候导演在拍摄时,一个镜头可能拍了八条,但不一定是第八条最好。演员可能在第一条时说错一句话,但表演情绪特别对,而演员演戏越往后越疲沓。剪辑师在挑选素材时,很可能还是选第一、二条的素材。还有的时候,导演拍摄时要求人物要笑,但剪辑师从全片来考虑,可能觉得人物这个时候不能笑,这就需要剪辑师有自身的判断力。

  一部电影讲好故事非常重要,这也就需要剪辑师对叙事和人物有深入的理解,有讲好故事的能力。在刘淼淼看来,一部电影讲不好故事都有一个问题,就是人物身上的压力不够,故事压力不够。“因为所有的故事核心都在人物身上,人物没有产生一个巨大的压力,肯定有问题。”他说,剪辑师在人物和叙事结构上制造压力,更能讲好故事。比如他剪过《天下无贼》,片中撞车戏重复了多次,告诉观众要出事了,这就形成了一种叙事压力。

  对于导演拍摄的比较出彩的戏份情节,剪辑师更要懂得心领神会,甚至做到锦上添花,而不至于错误地将其剪坏掉。在刘淼淼和冯小刚导演合作的《天下无贼》中,有一场戏发生在西藏的寺院里,小偷在这个寺院里偷东西。在一个行善的地方出现了不善的事情,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刘淼淼觉得那段戏处理得比较好,导演把不该发生的事情放在寺院里,其实就是讲天下所有的事情都是要还的,不还只是时间没到。他觉得这种戏份很有水平,剪辑师就要把戏剧冲突的效果都剪辑出来。

  在迪伦·提挈诺眼里,一个好的剪辑师要对每件事都敏感,如剪辑的时候要关注一个场景和对话是如何展开的,有哪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,进而更深层地表现这个人物,更深层地表现这个对话。他举例,即便片中演员在说自己的台词前眨了一下眼睛,或者在一些场景中强化了某些情感,都可能给电影带来很大不同。每当他有这类不同的剪辑意见,便会把意见反馈给导演或制片人。

  事实上,一个剪辑师的文化素养非常重要,因为素材里有很多东西需要剪辑师去发现,之后才有机会重构影片。周新霞诚恳地说,“你要表现的主题值不值得,高级不高级,需要剪辑师把那种有意思的东西提炼出来。你的艺术感觉和文学感觉显得尤为重要,你没有到那个层面就意识不到那个东西。只有你心里面丰富了,才知道这个东西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。”

  剪辑虽是一门艺术,但剪辑师不强调自己的个人风格。前几年,孔劲蕾也纠结于需不需要有风格,后来她想得挺明白——不应该。“电影这门艺术就是所有部门的人为影片做切实的工作,包括演员都不能把太过个人的色彩带到影片里,你的风格应该和其他人的东西融合在一起。”她笑道,要是别人看一部电影说“这是你剪的吧”,自己觉得这是挺失败的一件事儿。在行内人看来,一个好的剪辑师所做的工作应该是不可见的,不让人感觉到你的存在。

 

  剪辑师和导演“一加一大于二”

  孔劲蕾凭借《推拿》获得金马奖最佳剪辑,但这个奖来得很不容易。她剪《推拿》花了整整一年,每个星期要给导演娄烨交一个剪辑版,每个版本都不一样。她笑道,就像是每个星期都要参加一次高考,逼着自己拿出东西来。在这种精神折磨下,她觉得反而有可能剪出有意思的版本。

  那么,为什么导演不直接自己剪片子呢?在剪辑师们看来,导演不应该剪自己的片子。周新霞说,导演拍完戏以后到了剪辑台上,再看那些素材时,脑海里便会一直闪现当初拍那些素材时的状况。而剪辑师能保持自己的客观,有的国际剪辑大师甚至极致到如果要剪一个片子,不会和片子里的演员接触,坚决不到现场。因为跟演员接触了后就会有个人情感,有了个人情感,再剪片子就失去了那份客观性。

  从剪辑师跨行做导演的刘淼淼也说,导演因为太熟悉素材,浸淫太久的情况下,容易对这个东西失去判断,他拍完片后就让别人剪。剪辑师相对冷静很多,作为一个观众的代言人,剪辑师看导演拍的素材,第一直觉更准确,能抓住或补充一些精彩的东西。有三分之一的剪辑师还担任后期编剧的功能,大量调整剧本,或者会写一些画外音加上去,重新写一些人物对白,让整个故事看起来更有魅力。

  好剪辑师和导演之间,会相互擦出火花。孔劲蕾跟贾樟柯、娄烨等导演长期合作,彼此尊重。在剧组拍摄期间,她就会跟组,整个影片杀青后,她先剪出一个粗剪版;然后和导演一起工作,仔细讨论每场戏的意义,导演会让她自由地发挥,剪出几个版本。之后,孔劲蕾再跟导演一起挑选最佳方向的版本。拍《三峡好人》时,贾樟柯不断回到三峡地区,先后拍了六次。两个人花了半年时间剪片,在剪接台上有了新的灵感又回去拍,这个电影就是这样磨出来的。

  迪伦·提挈诺跟李安合作时,他会跟李安说为什么要这样剪辑,李安也会说出自己的观点。剪辑和导演之间相互说服,这样对双方都比较有利,将电影提高到一个很好的层次。《断背山》中有一场戏,男主角碰触了妻子的肩膀来表达爱意,但这个画面对整部影片没有益处。他们商量后决定把这一部分去掉,更加突出男主角的孤独感。

  在周新霞看来,王家卫和张叔平是导演与剪辑师合作的典范,一加一大于二。王家卫的作品很漂亮,叙事从来不那么饱满,有飘逸的美感,像《一代宗师》的武打戏不是一般的武打,打的是情绪和风格,如一个帽子甩出去,水花溅起来,衣角飘起来,脚跺下去,这些东西和武打融合起来就形成了一种情绪。这种风格既有赖于王家卫拍摄的素材,还离不开张叔平的功劳。刘淼淼打了一个比方:导演好比是军长,剪辑师就是参谋长,把作战计划订得更完美,“导演提出一个大思路,你给他完善得特别好,这是有利于电影行业发展的。”

 

郑州翡翠教育影视剪辑影视后期制作培训

http://www.zzfeicuiedu.com

咨询热线:0371-65682658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合作伙伴

地址: Copyright @ 2012-2016 北京翡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6804-1 电话:010-61943045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路怡秀园甲一号亿德大厦2层 网站技术支持:北京艾特八六科技有限公司